学无国界郝斐:中国如何向美国学习创新力

时间:2017-05-15

  

  由于工作的关系,我老是对英国和美国的教育和创新产业分外留意,之前聊英国比较多。单纯说起创造力和人才贮备储藏,蕴藏,美国全球领先当之无愧,而我关怀的,则是教育在美国国家竞争力方面到底起到了怎样的作用。

  最近又翻到今年年初巴黎的欧洲工商管理学院(INSEAD)发布的一份“全球人才竞争力指数”(Global Talent Competitiveness Index)报告。这个报举报了4年,我也简直是一直都有关注,原因就是这所欧洲顶尖的商学院很聪慧地设定了很多“硬指标”,足以给118个国家和地域的软实力排排坐。在这个指数上,长年拔得头筹的总是瑞士,随后是新加坡,英国和美国。在北欧国家中,瑞典,丹麦,芬兰和挪威都是前十的常客。相反,在经济上表示卓异的“金砖四国”,却往往在人才竞争力上落伍。

  

  这样的排名在我看来就十分有趣。与实打实的GDP相比,一个国家或地区的“人才竞争力”是十分软性的指标,很难靠数字解释问题。可这一指标对于剖析一个国家或是地区的教育实力和就业市场又是极富借鉴性的。我这几天仔细看了一下欧洲工商学院所列举的各项指标,依照我的懂得,只要做到以下三点,一个国家和地区就不必犯愁缺人才。

  第一,也是最重要的,就是贸易环境,法律和监管,劳工权利,甚至是政坛稳定程度。因为这些是创新力的成长泥土;第二,高校的水准和资金,教育实力是不可或缺的水和空气。这就牵扯到一个国家大学的排名高低,以及政府是否舍得在教育上投资;第三,假如要留住优秀的人才,就必需要靠一个经济体的经济文化包容度,税收,保险,养老金等一系列的社会体系才干终极实现。一个阶梯式的职业培训门路也很重要。

  有趣的是,一个国家的生活方式和社会福利也都会成为吸引和留住优质人才的重要参考项。这一点,自然欧洲和美国十分有竞争力了。留学可以是一时的选择,可就业就可能牵扯到更长久的盘算。

  仅从经济体量来看,无论是瑞士,新加坡仍是瑞典只能算是“发达小国”,但是这些国家的人才竞争力却很拔尖。对于小国气力,我们一向关心的不多,有时甚至把这些国家的创新能力简略归为国家大笔投资的成果。或是像北欧国家,以终身技艺发展计划,劳工与雇主的协调关系取胜。相比之下,英美的人才策略更值得中国借鉴。这两国的高校国际化程度和人才的质量成正比,他们对海外人才兼容并蓄,给人才搭建一个很好的施展的平台,让创业和创造性思维都非常受推崇。

  现在说回美国。

  从体量上来看,美国一定是全球创新产业最具竞争力的国家,我对此坚信不疑。以创新产业为例,这一新兴产业是美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给美国经济奉献或许6980亿美元。这其中包括广播电视,出版,行为艺术,广告产业,以及零售产业等。在美国,上述这些产业雇员多达470万美国人,为美国经济贡献250亿美元的贸易顺差。

  美国能够在人力资源和创新力上拥有壮大的竞争力,这与他们的高等教育,国家创新文化,甚至教育体系都完全脱不开干系。最令我感慨的,是从教育到就业,这一逾越也并没有太显著的断层。这一点也实属难等宝贵。

  先说说美国优质的高校网络和创新文化。

  固然在整个的“人才竞争力”排名中,英国和美国排名第三和第四(持续第四年),但美国的大学排名第一位,英国则是第二位。大学的排名对一个国家的人才竞争力至关重要,虽不是全体要素,却是扎实的基本。

  这就犹如之前一位商学院教学曾对我所说,如果我们把创新定义为集全国之力来培养,然后重点培植,选拔出人才,不足以长久。最好的方式是创造出一大片肥饶的土壤,造就出很多基础人才,出类拔尖的人才天然会应运而生。犹如德国人培养数百万优秀的工程师和技师,美国文化几十年如一日推崇创新力,这种对创新思维的推崇和尊敬已经成为美国文化的一部分,在教育中体现的最为显明,从幼儿园便开始了,只是在大学这一人才培育最后一站效果更加显著。

  其次,是美国政府的资金搀扶。这点依然是和美国的高等教育体系严密挂钩的。

  当白宫开始考虑是否要削减教育研究经费时,很多有识之士立即反对,称这样会直接有损美国的国际竞争力。我看到密歇根大学校长,美国竞争力委员会成员马克-施莱赛尔(Mark Schlissel),专门为此写的一篇专栏文章,称“高校毕业生并非仅是大学的产品”, 国家为此要负责任。

  美国竞争力委员会(U.S. Council on Competitiveness)是一个民间的学会,智囊团。这个机构很有趣,他树立于1986年,成立的初衷也是为了晋升美国的产业竞争力,组成职员包含企业高管,大学校长,以及一些研究机构。这个学会的重任就是确保美国在创新和战略性技巧寰球当先,保障美国的人才库。

  施莱赛尔认为,美国拥有如斯强的创新能力,首先就要感激丰厚的国家津贴。美国对研究人员以及研究方案都有十分严格专业的审核。最好的以及最有希望的想法都会得到资金支持。例如,美国全球领先的生物科技产业,根本就是靠联邦政府的科研基金才发展起来,而且至今依然在依靠基金的资助,才让很多至公司以及新兴小企业受益,直接增进就业,激发创新能力。医学,食物和健康方面也都不乏相似的案例。

  其次,美国的大学也会享受很多的研发津贴,这些津贴中甚至会有一部分是用来补助学校的运营费用的。从学校的日常开销,到试验室建设,应有尽有。

  从2002年开始,密歇根的三所公立大学孕育出210家创新企业,这些企业将高校公共资金孵化出的技术转化为市场能量。当高校传授技能和最前沿科技的同时,美国的公共资金必须要给更多的学生供给接收高等教育的机遇。之后还会有许多公共基金提供研发以及就业,甚至创业机会。这才形成一个良性循环的生态圈。

  第三,美国的教育激励学生要准备好在一个多元文化的环境工作,要适应一个国际化的社会。这是我以为难等可贵的一种教育和就业文化,对于美国大学和企业的国际化都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所以,美国的学生从大学开端就在学习如何和其余国家以及种族的同窗进行团队协作,等到他们毕业,这种容纳度和沟通技能就会延续到工作中,甚至让他们在服务客户,以及日常与人沟通中都可以游刃有余。

  例如,Facebook美国有2.2万名雇员,其中15%的雇员都是海外移民,这是美国科技公司中外籍雇员占比最高的,但整体数量并不是最高的。苹果,IBM,微软和亚马逊这些美国科技公司都雇佣大量的海外人才。

  美国的开放水平,除了对外资直接投资的吸引度很高之外,体现在教育方面,就是国际学生的比例高低,甚至学生性别的均衡性,对移民的开放和招待程度。之前我也时常思考美国的创新才能和教育之间的关联,但还没有将这么多看似“无关”的指标斟酌在内。

  此处还要弥补一条,即美国的最大竞争力是包容了全球的知识和技艺,专注于创造力和问题解决能力,这才让美国从专业人才,治理人才,甚至到领导人才都一应俱全。体现在经济上,就是企业创新,企业家精力,以及高科技产业的蓬勃发展。美国高校网络十分强势,高等教育均匀水准很高。相反,职业培训就没有那么强势,这一点是北欧国家的强项。

  之前学无国界在英国驻华大使官邸发布过国际教育和国际职业竞争力的白皮书,而且率领团队一直亲密关注这两个元素之间的关系,也因此将Global Education和 Global Employability 以及 Global Entrepreneurship, 稀释在“GEX 全球教育及职业竞争力高端对话论坛”这样一个社会实际中去。希望教育机构、政府、企业界都能讲获取、培养有全球竞争力的人才作为一个国家创新力和竞争力的长期保障。

  本文来自投稿,作者郝斐,国际教导专家,学无国界开创人,UVIC英国教育签证中心CEO。

  • 上一篇:国家体育总局新闻发言人谈秦升足协杯登场 希望其真正改过自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