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天堂网AV在线视频_ipad怎么看av_av狼公告_av图片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赌博欠债连累妈妈被强姦
 

    赌博欠债连累妈妈被强姦

    时间:2018-07-09 张英杰才十七岁就迷上了赌博,他欠了邻镇出名的兇狠恶霸王刚五千块钱,这笔钱不多,但对一个普通学生说,却要赚好几个月才有的,王刚现正在张英杰门外叫嚣要钱,不一会就破了门进来。 英杰他父亲长年出差国外,平常就只母子两人,现在家中却留下美豔母亲和自己住在家裏,这一天想不到还是让悲剧发生了。 两星期前张英杰被酒肉朋友阿辉鼓吹灌迷汤,阿辉先拿了几百块给张英杰,要他试试手气,结果一把赢了千元,慢慢英杰越赌越顺,结果一晚上竟让英杰赢了近三千块钱,这让英杰喜出望外。 虽只是序幕,但一连赢了三天,英杰每赌必赢,最后把心一狠,将赢来的数千元全数赌光,甚至连自己那存了两万元的积蓄,也全部给赌了下去,那酒肉朋友阿辉建议他向王刚借钱,借了好翻本。 想不到这诱因只是阿辉和王刚两人早串通好的计画,因为阿辉一次不经意瞧见了张英杰的美豔母亲,他母亲今年才三十六岁,人又长的美,平常除了买菜上街外也显少出门露脸,是最平凡的家庭主妇,不过只一次碰巧,就给那阿辉瞧上眼,因此阿辉就说给那王刚听,并拿了王刚一万元,两人也开始计画让好色王刚来操上这极美豔的少妇。 「张英杰你欠老子的五千元那时要还,给你拖了好几天,今天不还老子就先少了你一手一脚。」 王刚一破门首先就大骂,他随身的两名小弟,山猫和皮条也开始到处捣毁屋内东西,张英杰看着三人凶样怕极了,他曾经听阿辉说过,王刚这人不但兇残无比,而且做人更是好色,他突然想到,楼上美豔的母亲还在睡着,如果被他知道,那不知道会有何后果,想到这,巴不得母亲不要被声音给吵醒而下楼。 这时英杰的母亲梦若听到楼下有吵杂的声音,探下头走了下来说:「英杰,有朋友在下面吗。」 楼上传来一阵清甜美妙的女人嗓音,过不久高跟鞋传来踏声,有一名穿着无袖白旗袍的女人下了来。 那女人穿着乳白高跟鞋,细细她那高叉旗袍裙内穿了肉底裤袜,微曲走路,衬托出一双美丽的大腿春色,那女人今天刚好要参加同学聚会,刚好刻意打扮了一下,谁知刚下楼就让那王刚恶霸给看了见。 王刚看大了眼不敢相信,口水也吞了吞,他眼睛注视那女人胸前的乳房完美硕大,光想像用手来搓揉已经快受不了,而且那双美腿均匀酌称,细长的腿跟包着裤袜,她腰枝签细臀部圆翘,一双美腿修长签细。 这时王刚看的有些目邓,手搓了搓,双眼喜吱吱的看着女人的拳身上下,这梦若被看的有些尴尬,把美腿微曲紧靠,脸上有些晕红。 女人转口说着:「你们是谁?找我们家英杰有事吗?」 这女人名字叫梦若,她是英杰的母亲,刚刚在楼上打扮了些,正想参与同学会,却不知道家裏发生了什么事情,当下楼时却看到这般景象,梦若只知道这些人来意不太友善,尤其是眼前一名黑皮肤满脸横肉的男子,他看着自己的眼神好像要吃了自己一般。 王刚打量着女子全身上下,那胸部挺大丰满,就像在跟他招手似的,而且女子双腿紧缩诱人,不时传来阵阵芬芳香味,说有多美就有多美。 这时张英杰看着王刚一副色脸孔样貌,瑟缩在墙角的他荒极了大声喊着:%26quot;妈…那些人是恶霸阿,妳快点逃」 英杰刚喊出声,山猫和皮条两人出拳往英杰肚子打了去,英杰肚子被两人打的疼痛蹲下了身,那两人还不肯罢手,更给了他好几个拳。 梦若看儿子被打心疼,她向前阻止喊声说:「请你们别打了,我儿子欠你们什么,你要如此对待我们。」 梦若喊说着时,王刚色淫淫的眼光不时停留在梦若那矫好的修长双腿,那大腿被肤色裤袜包的紧实光滑,白色的高跟鞋包着仔娩小脚,传来的踢踏声更伴着诱惑,任何人看了这景色后,任谁都会失去理智,而想上前来享受这温香满怀。 王刚示意两名手下捉牢英杰,自己看着梦若胸前那丰满乳房,被白旗袍给隐了住,他老二早已经涨大起来,色咪咪看着梦若说:「听好了,你儿子两星期前向我借了五千,现在钱滚钱加上利息一共欠了三万元。」 梦若一听差点傻住,三万并不是一笔小数目阿,短时间内哪里能筹得出来,何况才欠了五千就要还三万,这分明就是想要敲诈。 梦若想了想:「我是可以先还一点钱,楼上有两万元先还你,其他的钱等我丈夫回来在跟你算清。」 梦若回头要往二楼拿钱,她还没踏上几步,那王刚看梦若的旗袍裙内,高叉大腿扭的让王刚受不了,加上三角粉底裤和肤色裤袜的衬托下,他裤挡下的老二早已经全涨了起来。 王刚突然一把从后面抱住梦若腰枝,他用手掀开梦若的旗袍裙子,嘴巴就靠紧梦若大腿,开始在楼梯间舔了起来,梦若被抱住,王刚一把提起梦若的大腿跟开始用舌头舔着,舔着梦若大腿处,在顺滑向小腿,膝盖,双手不停摸,嘴巴上下动着,舔的好久,梦若心裏舒服了起来,但是却不敢想着,王刚舔到了白色高跟鞋,舔着有些鹹味,便把高跟鞋脱了下来,然后又用嘴吸含住梦若的细脚指,一楼的英杰被山猫和皮条压着双手,只能眼睁睁看着母亲大腿在楼梯那给那王刚吸了又舔。 王刚拿起梦若的脚指,一只只寒住口中,嘴巴含住滑溜的裤袜脚指,一只一只用手搓揉,用大舌头舔溜,梦若脚指被舔晕,香气太迷人,王刚又顺手拿起梦若大腿舔着,梦若有点惊吓,但是太舒服了,想挪回大腿,但不一会又被王刚提了回去,舔到最后整双大腿满是湿透,那王刚还不肯甘休。 王刚将梦若抱起回到一楼,转了身然后把梦若旗袍裙掀起,梦若双手扶住楼梯间,浑圆的屁股被王刚用手揉捏了一把,梦若瞇着眼惊乎一声:啊…」 然后王刚开始从后舔着梦若后臀,在舔溜梦若整个臀沟」 腿跟」 腿背」 脚裸」 梦若舒服极了,虽然一些理性让她想挣扎,梦若跑了几步,王刚又从后将她抱住,马上又掀起旗袍裙舔了起来,王刚一脸恶毒淫笑,然后边用嘴舔臀沟,在继续舔着臀部,越舔梦若越来越害羞,也越舒服,她闭上眼整张脸红了起来。 王刚从后抬起了梦若的右腿放在肩上,嘴巴就凑上梦若的蜜穴用舌头来回吸舔着,王刚嫌裤袜和内裤碍着事,便把那裤袜弄个洞,再把白底内裤给撕破,然后继续用舌头舔着梦若浮出的蜜穴豆和大腿,梦若被舔着舒服极了,轻叫一声「啊…」 那双腿早已湿透,脚指已经舒服到稍微弯曲,她意识已经快要迷失,甚至快忘了底下有儿子正在看着她,梦若想到儿子,稍微回覆神智,但是王刚两手早已经伸到梦若的乳房揉了又捏,虽然隔着旗袍,但是梦若乳房的红豆子已经被王刚揉的又硬又大,王刚用肩膀继续托着梦若右腿,乳房更是用力的揉,不一会,梦若飘飘欲仙,已经满身湿答,英杰看到母亲这模样,喊出声又被山猫和皮条打,就只能流着眼泪忏悔。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这时王刚将梦若转身压下,开始解开梦若的旗袍钮扣,王刚强扯破那粉底乳罩,嘴巴靠紧乳豆子用舌头舔溜着梦若的乳房,王刚两手又捏又揉还边用嘴含,揉了好久,舌头活动在梦若乳晕转圈圈,乳豆子随着王刚舌头转圈,一边又含又吸,又吸又含的,含的梦若乳香四溢,表情充满舒服,王刚对乳头轻咬又舔又含,梦若舒服起来说:「啊……别舔…咬…啊………色…狼…不要……喔………嗯…别…色…狼…喔…」 听到美人淫叫,王刚起来将身上衣服裤子脱了各精光,在地下的梦若神情迷惘,看着王刚超大的老二有些吃惊,王刚将梦若两腿抬到肩,眼看就快要将老二猛力顶入。 在一瞬间王刚老二在梦若蜜穴口磨啊磨的,梦若痒处难耐,在一瞬间,老二就「噗滋」 声,王刚快速抽着老二,王刚左右摸着梦若大腿,梦若被抽了几十次,淫水早流了出来,一旁的英杰看到母亲模样,都知道是自己的错。 王刚抽的有点舒服,想到太快流出就没戏唱了,就抱起梦若去客厅桌子上,然后让她双手扶桌面,自己就用手指抠穴,梦若看到儿子就在眼前,她蜜穴舒服但是保留尊严跟王刚说:「你…这…色…色.狼.你…啊……别…手.指…啊……啊……啊………呦……别啊……求…你…啊……啊…」 梦若说的越多话,王刚蜜穴抠的更深,梦若抵不住蜜穴的舒服,最后还是享受王刚的玩弄。 王刚忍受不了,一下扶住梦若腰枝,大老二从后面进入梦若蜜穴抽动,只听到:啪!啪!啪!啪!抽动声音,英杰顾不得疼痛说:你这臭恶霸…有胆就杀了我,别弄我妈,快放开」 啪!啪!啪!啪!啪!啪!王刚脸上淫笑,双手从后扶着腰枝,大老二又抽得更用力了,梦若双眼瞇着,腰枝被抱紧,蜜穴被挺直更深入了王刚将老二抽了出来对英杰说:老子爱如何玩女人就如何玩,说着把梦若抱到桌上,要梦若坐好,然后嘴巴靠紧梦若乳房,开始舔溜着梦若乳晕,他又含又舔,梦若乳房丰满涨大,滑不溜丢,王刚两手也随意揉捏。 「别…啊……舔…啊……不…钱…会给…你…不…要舔…啊……澳……喔……啊……啊……色…狼…」 王刚对英杰笑说:嘿…这么好的女人,可不想这么早结束啊,钱要给不给都没关係了嘿,老子的钱很多,要多少都有,最缺的还是像你妈这种好女人,很久没跟男人作了,蜜穴又紧又深,身材惹火又性感,弄得老子我抽了几十次就受不了了嘿…「你这恶霸,快放了我妈啊」 英杰生气怒吼王刚冷笑,又将梦若抱起来,大老二也挺入梦若蜜穴,梦若瞇着双眼呼叫声「啊…」 双手抱住王刚后脑,王刚挺直抽动几下后,在英杰面前说:「嘿…看…这美穴抽的多快活,我的老二被你妈穴吸的快活死了。」 「你这臭恶霸…你会有报应的,可恶…放了我…」 王刚腰边抽动,嘴巴吸含住梦若嘴唇亲着,梦若紧咬嘴唇,但是王刚大力抽动,梦若不注意的空档,被王刚舌头侵入嘴裏,王刚玩过女人众多,熟络的把舌头缠绕梦若口裏,舌头探花取物,吸探缠蛇一样,把梦若舌头紧紧缠住,梦若被儿子瞧见这种样子,蜜穴更被抽动,心裏罪恶,但是蜜穴舒服的无法想着,她下一秒钟随时会被射入精液,是那恶霸的浓浓精液。 「怎了,你小子不敢看了啊」 王刚眼色看了山猫和皮条,要手下把英杰的头给转回来王刚将梦若抱向墙壁,然后将梦若放下转过身,梦若扶着墙壁,王刚大老二从后「噗吃」 声进了蜜穴,双手抱紧腰枝,就开始啪!啪!啪!啪啪!更快速的抽着,力气更大,老二更挺挺的进去,抽了几十下。 「啊……好深…别…别…啊…呦……好…澳……啊…好…深…进入…色…狼…狼…啊…啊」 王刚又将梦若移到客厅沙发,躺着沙发上,又将梦若抱起,将老二放入蜜穴,双手揉着梦若乳房转圈圈,梦若腰枝舒服动着,王刚不太费力,双手又揉又转,梦若舒服极了,淫叫:「色…狼…喔…啊……好…深…好…舒服…要…飞了…啊…澳……啊……在…深…点…啊…」 王刚将梦若抱去大门口,大老二从后面挺直进去梦若蜜穴,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过不久王刚又压着梦若,直接将老二抽紧蜜穴,然后扶着腰枝一抽一摆动着梦若舒服的叫出声音。 「…好…深…好舒…服…再…进…深.点…啊……再…啊……深…快…飞…了…啊…」 「嘿…听到没有啊小子,你妈这快活模样这么迷人,我看不操各三天三夜是无法解决了嘿。」 王刚满脸得意淫笑说。 「别…英…杰…别.看……妈妈……啊……啊………」 英杰头被王刚手下压着,强迫看着母亲与王刚活春宫画面,王刚将梦若双腿盘着自己虎腰,大老二挺直抽了几十下还没射精,王刚抽了几十下,老二越来越舒服,他感觉梦若蜜穴还是很紧缩,如果在多抽几下免不了会射出王刚拔出了老二满脸淫笑对英杰说:小子没看过女人蜜穴豆子吧,软软蜜豆,老子舔功可是一流,表演给你看多学着点,王刚说完,用手抬高梦若双腿,嘴巴靠紧蜜穴口,舌头就在梦若蜜豆子上舔溜着,蜜豆被舌头舔的滑溜,舔的梦若舒服将美腿趋紧,也淫叫说:啊……啊……不…要…啊………舔…色…狼……啊……好……啊………舔…麻…了…啊…「你这恶霸…你快放了我妈啊…有胆放了我」 英杰听到母亲叫声,大声怒吼说着王刚笑着说:「要放了你,你也改变不了什么,倒不如好好看老子享受妳母亲」 王刚看了手下说:「你们两人把这小子给我带上去」 王刚下令要山猫和皮条压着英杰到二楼,王刚则抱着梦若上楼,王刚到了二楼,将梦若抱到了床上,然后要手下压着英杰在床边看王刚对英杰说:看着,你母亲的乳豆子怎么摸才会让她舒服,王刚说着双手开始托起梦若的乳房揉着,两手虎口托紧乳房转绕,乳房随着王刚双手转着,丰满坚挺,王刚舌头舔了乳豆子几下,马上让乳豆子硬了起来,王刚双手托住,舌头开始吸舔乳豆子,他边转乳房边舔着,梦若乳房舒服,眼睛瞇了起来说:啊……嗯……啊……澳……不…要…请…啊……王刚规律揉着乳房,听到梦若美声淫叫,大老二又硬了起来,他将梦若转身对準英杰面前,双手从后揉捏梦若臀部滑溜了几下,老二也磨增着蜜穴口,梦若看到儿子就在眼前,急着说:求…求你…不要……不要…英杰…再看…着…王刚揉了梦若臀沟淫笑说:「嘿嘿…小子就是不懂事才要多学学啊,何况有这么紧的穴口,不学可浪费了,嘿……」 王刚说着,就将大老二从后面放入蜜穴开始抽动,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喔…小子你妈的穴还真是紧啊…把老子爽死了…」 王刚边抽边叫着,英杰嘴唇咬到破皮流血,眼睛恶狠狠看着王刚。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啊…!啊…!嗯……!啊………!啊………!啊………!嗯………!澳………!啊………!呦………!啊…………!啊……………!不……啊………梦若穴口被王刚猛抽子宫渐渐茎峦舒服,蜜穴有如猛虎出入感觉非常快活,王刚大老二抽着,下体一凉,老二浓浓精液全射入了梦若体内,这些精液射入了子宫也从蜜穴裏流了出来,梦若身体麻苏,还在感觉那些舒服,王刚则是继续舔着梦若身体和大腿各处,漫长的淩辱使得梦若羞愧难受,但同时也得到了从未有的快感。 梦若一次次被王刚用不同方式抽着,「六九式」 「老汉推车」 「倒抽式」 「上下式」 「正常位」……一个个方式让梦若载浮载沉,体内子宫有如翻腾之势,弄得快活不已,王刚抽了近五六百下,老二依然没射精迹象,梦若的身体随着一次次高潮,享受着未有的快感来到。 不一会,阳精射了,全部深入梦若子宫,王刚总算露出了高兴的表情。 这时两名手下看的松了,英杰猛的挣脱,旁边一张椅子,英杰顺手就拿起先往较瘦小的山猫身上扎去,山猫马上哀嚎一声躺在地上,皮条傻了,但反应过来,马上用两只手挡住英杰的攻击,随即一拳打过去,英杰本来就满身伤,受了这一拳,显得又更是狼狈,皮条怒气多打了几拳,随即一脚踩住英杰。 王刚穿上了衣服,看了怒气说:「臭小子,本来想这样就算了,但你偷袭我手下,我包准你从今以后有的受。」 王刚向床上使了使眼色,皮条随即抱起梦若,王刚笑着说:「这女人用的老子爽,我就当做利息带离开,你欠的钱就再给你拖个几天,要是你在不还,我就把这女人卖到妓院给男人接客,识相的最好快把欠的五十万给筹好,要不然你甭想在看到你母亲。」 说完后,王刚带着手下离开,现场只剩下伤痕累累的英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护士淫梦 第二章 兴奋的调教护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