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天堂网AV在线视频_ipad怎么看av_av狼公告_av图片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兼差当家教的那段日子
 

    兼差当家教的那段日子

    时间:2018-09-17 我: 别再玩色色的养成游戏了,把书拿出来! 智杰: 吵死了! 你等下班时间就好,别烦我! 我: 既然收了你爸给的钱,我就有义务帮你辅导! 快关掉电脑。 智杰: 那么认份乾脆教我健康教育好了。 我: 吃大便吧你! 课本拿出来啦! 智杰: 呿….有够吵! 看似感情不错的对话,其实是我和当家教的学生每日的争吵,已经上了第10天的课仍然得像保姆一样的催促。 原本透过同事要他推介个中小学生给我兼差赚家教费,怎也没想到他却介绍了自己读高职小我6岁的表弟这个麻烦小屁孩,可是看在他爸给钱毫不吝啬也只好认命的接受了。 我: 喂! 眼睛别飘来飘去,专心解答讲义上的问题。 智杰: 怪我勒? 谁叫你衣领开那么大还穿红色内衣。 我: 哇勒! 这样那算开阿? 你要不是头靠这么近那看的到! 智杰: 沟那么明显,你到底什么罩杯阿? 问了都不说! 我: 谁理你! 快把讲义写一写! 智杰: 不然这样! 既然你每天都要小考,乾脆来打赌吧! 我: 说来听听。 智杰: 你说90分才算合格,那从明天起只要我合格你就要听我一个要求,我没合格就下课前完全听你指挥。 我: 要求里不能要我跟你上床发生关係喔! 智杰: 放心! 我还没打算把处男给你吃掉。 我: 成交! 以他的家庭来看是算高等教育的环境,所以智杰应该是有遗传到好头脑的孩子,只不过是不爱唸书的偏向才会让他爸那么无奈,也才让我赚到这个家教的工作。 智杰随手把今天的小考讲义写完推到我前面,在打完分数后只考了69分又被我啰嗦的唸了一篇,真不知道他是那来的自信要跟我打赌。 又到了上辅导的时间,我来到他家里推开房门看见智杰已坐在书桌前看课本,从他嘴角露出自信的浅笑反倒让我有点寒意。 顺利的上了2小时半课后複习,终于来到了今天小考的对赌时刻,我拿出自行挑题準备好的考捲丢在桌上,看着智杰安静作答的模样让我开始有点担心结果。 30分钟缓缓的过去,智杰放下笔把考捲丢还给我,在核对答案后的成绩瞬间让我无言的静静看着他想玩什么把戏。 智杰: 92分,照约定是我赢了! 我: 说吧! 明天有什么要求! 智杰: 简单! 明天不上课陪我吃晚餐,但是要换上我準备的衣服。 我: 就这样? 好吧! 智杰: 下课时间到,明天见啰。 在回家的路上想想只是陪吃饭应该还好,而且就算换上他準备的衣服要出门总会经过客厅,基本上服装应该是不会扯到让他爸不爽。 隔天再次踏进了智杰的房间,看到一个装着衣服的袋子已经放在床上,而他早已穿着外出服坐在床边在等待我的到来。 智杰: 换上吧,应该很适合你的身材。 原本还有一些些迟疑的思绪没想到在他平淡且不带猥亵语气的口吻下缓和许多,从袋子里拿出他所谓的衣服一看,竟然是前阵子在网路上火热一时的开胸毛衣。 我: 你目测能力不错喔,这件大小应该刚好合身。 智杰: 店员推算的啦,我只猜你罩杯应该有超过D,去厕所换吧! 我: 免了! 在这就好。 还没等智杰开口阻止的时候我已经把身上的衬衣脱下露出了墨绿色的胸罩,果然胸前稍有份量的34D罩杯紧紧锁住了智杰的视线,看着他变红的脸颊使我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智杰: 笑屁阿! 你癡女喔? 这样就直接把衣服脱了… 我: 脸红成这样还装什么帅,还有讲话别抖! 智杰: 你…. 我: 反正以后搞不好那次又赌输你,说不定你会要求我只穿内衣裤教课呢~ 今天先给你看也无所谓啰! 智杰: 好啦….快换上毛衣…. 转身套上毛衣后将乳房在毛衣开胸处做了些微的整理,没想到因为布料会紧缩的关係将乳沟压挤的更加饱胀,胸部明显突出的弧度使得智杰已看到发呆。 我: 小色狼! 还要盯着我的奶多久? 可以走了。 智杰: 喔…. 我: 没什么讚美的话想说? 智杰: 你的奶好大….不是! 是你穿这样很好看… 跟着智杰的脚步走过客厅,陈叔听到脚步声立刻抬头看了我们一眼,虽然他马上问了智杰和我要去那里,但开口之前的视线似乎也是在欣赏我胸前露出的乳沟。 陈叔: 现在这时间你们要去那? 我: 吃饭,昨天智杰小考的成绩有超过90,我想说今天让他放鬆一点当奖励。 陈叔: 嗯…有赏有罚,去吧! 明早还要去学校别太晚回来。 智杰在关上大门走到路边的时候突然回头,从他的眼神里看的出感谢的意思,果然沉默了几分钟后才羞怯的挤出一句谢谢。 我: 我只是当时没开口的话你可能就出不来了 智杰: 嗯….. 我: 交通工具呢? 智杰: 我只有脚踏车,坐计程车去吧 拦了车子就往智杰说的那间餐厅前去,一到餐厅门口看他便跟带位的服务员说是订位社团的成员,我转头看了一下告示板才发现原来今晚说的朋友是他们的网路社团。 看着大聚会厅里差不多30几个男性在闲聊,赫然看见其中比较稀有的几个女性竟然全都一致是穿开胸毛衣的服装打扮,回想到他们社团是人形萌妹的爱好者就不奇怪了。 在场的人一看到智杰的出现都露出惊讶的表情,从言谈中知道原来10几次以来的聚会智杰全缺席,原因当然是陈叔禁止他这个时间出门玩乐。 一瞬间所有他的友人全把视线放在我身上,在问话中才了解是智杰吹嘘他会带女友出席,而我又配合着今晚女性统一的这身打扮刚好符合他们团的倾向。 突然有人开始说不相信我和智杰是男女朋友关係,渐渐越来越多人跟着起鬨说要我和他当场接吻喇舌,不经意的看到智杰的脸色变得心虚无地自容,想想之后还再次是出手替他解围好了。 我: 你们真坏心,明明知道我男人很内向的! 起鬨的声音依然持续着要我们当场表演接吻,我随即搂抱着智杰打算在耳边说计划,突然觉得他的脸颊红的整个火烫,才意识到原来是我的乳房紧压在智杰胸前的轻微摩擦使他害羞了。 我: 接吻吧! 为了你的面子。 智杰: 可是….我… 我: 难道是第一次? 智杰: 嗯….. 我: 那你的初吻我就接收了… 柔软的双唇贴在智杰的嘴上时明显感觉到他的身体颤动了一下,当舌尖缓缓伸入他口中碰触到舌根时的反应更大。 随着舌头缠绕着摩擦使得嘴里的唾液越来越多,当彼此吞嚥了对方的口水后结束接吻动作,整个会场的欢呼声宛如在为智杰喝采一样。 用完餐众人嚷嚷着要续摊,虽然智杰一副很想去的模样却还是只能用家里有门禁的理由婉拒,跟大伙告别后才搭上回程的计程车到家门口。 智杰站在门口迟迟没开门进去,跟他四眼交错中发现眼神似乎有些朦胧,心想着他难道还在回忆刚才接吻的滋味时智杰开口了。 智杰: 那个…谢谢你做面子给我…. 我: 你真的是想说这个? 智杰: 那个…可以….再亲一次吗… 我: 笨蛋! 智杰: 喔…. 大门突然打开的瞬间把我和智杰吓了一跳,看到陈叔急忙出门的模样似乎像是出了什么大事。 陈叔: 你们刚回来? 小杰该进去睡觉了,我要去机场接你妈。 智杰: 妈怎么了? 陈叔: 航班出问题,她改搭从上海回高雄的飞机,我得赶到南部载她,快去睡吧! 智杰: 那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陈叔: 明天下午了吧,来回开夜车太累。 智杰: 喔! 我: 你们忙吧,那我先回去了。 转身走到路口便看到陈叔的车子从旁边呼啸而过直到看不见车尾灯,突然手被拉住才发现智杰早已站在我背后。 智杰: 那个….你要回去了? 我: 不然呢? 智杰: 要不要跟我一起进去… 我: 回你家继续刚才说的接吻? 智杰: 嗯… 智杰轻轻的拉着我的手走往他家的方向,一进到屋内他的房间里立刻把我扑倒在床上将嘴贴进,彼此的舌根再次亲密的摩擦缠绕着分享唾液,生理的自然反应使得我感觉身体越来越火热。 没想到智杰像是吃了壮胆药一般的伸手握住我的双乳揉搓,在激烈的舌吻间越是大胆的把双手伸入毛衣内解开我胸罩的前扣,当扣环开启的瞬间智杰的两个手掌已完全掌握着我的裸乳。 我: 再下去会出事的… 智杰: 你的奶好软好大…我可以舔吗… 才刚在我打算拒绝的时候他已经掀开毛衣用嘴含住奶头吸吮,瞬间想拒绝的念头被着他轻柔舔吸奶头的感觉弄到烟消云散。 随之而来的反应只有全身发热的兴奋,阵阵轻柔的娇喘声越是刺激着智杰的兽慾,一把无法浇熄的慾火已经在我和他心中点燃,身上衣物在床上舌吻缠绵的过程中已一丝不挂。 我伸手握住他胯下甦醒坚硬的肉棒来回搓弄,当把龟头含进口中的瞬间听到智杰因愉悦而发出的呻吟声让我完全失控的让肉棒整根插入嘴里猛力含着吸吮。 智杰: 敏姐…好舒服….这样含的感觉好爽…. 我: 还叫我敏姐…等会我就是你的女人了…. 智杰: 小..小敏…让我射在你嘴里… 虽然让男人口爆早就是家常便饭的模式,但还是第一次遇到要让处男的初精在嘴里爆发,一想到能品嚐累积17年的精华使得我的阴道湿得更是淫水氾滥。 我: 好…射在我嘴里! 黏稠的精液从龟头往嘴中喷爆大量注入,不同的是精液气味没以往的男人这样腥臭,智杰红着脸看我鼓着嘴把他口爆的精液含在口中,羞涩的模样使我的思绪变得更加淫蕩。 智杰: 不喜欢可以吐出来,不用勉强吞下去。 张开嘴让智杰看到我用舌头搅拌精液的骚样使得他刚射精完软趴的肉棒又有了反应,才一下子就立刻变回原先粗硬高挺肉棒的状态,而在我把口中精液吞下的瞬间,眼前肉棒似乎兴奋的在颤动。 张开嘴又含住龟头不停的亲舔,智杰像是忍不住射意的急忙退开,我温柔引导他的手指插入搔痒的蜜穴探索,淫水湿润的阴道似乎让智杰相当讶异。 智杰: 你里面好湿又温热… 我: 因为想到要让你插进来….人家就湿了… 对性爱的好奇心使得智杰将头埋进我的双腿间观看淫穴湿润的模样,没想到当他用舌头舔了穴口一下竟让我身体颤抖,自己也不可置信会兴奋到这种程度。 智杰: 舌头插的进去洞里? 我: 可以…. 宛如上课般的开始教导他各种爱抚调情的技巧,突然智杰转身打开电脑开启了他常在玩的成人养成游戏,看着萤幕里动画美少女被触手同时激烈插干着阴道和肛门,在他的要求下我献出了菊蕊接受初次的指姦调教。 智杰: 我想干你的小穴! 经过了快1小时各式前戏的教导,智杰已经奈不住性子而提出要用肉棒插穴的要求,我立刻握住他的肉棒让龟头抵着肉穴口磨蹭,意想不到竟然只是插入的瞬间我就已经偷偷的达到第一次高潮。 随着肉棒一吋吋的进入体内,阴道缓缓被撑开的摩擦感让我像是蕩妇般的放声呻吟,怎也没料到和智杰做爱会那么合得来,身体感官彷彿因他的插入而迷乱。 我: 好棒! 让你干好舒服…. 智杰: 插穴的感觉好爽! 我以后每天都要干你! 我: 嘻…那干完要乖乖听我上课喔… 智杰: 那上完课考的好我还要再干你一次! 我: 只要有成绩进步…我就每天一直让你干… 智杰: 好! 在一阵疯狂的猛插乱撞后智杰已经达到了想射精的感觉,浓浓精液在抽插时爆射进了我湿润的阴道之中,随着肉棒不停的深入往子宫口推挤,似乎不少精液已从肉壁开缝囤积在子宫里面。 我: 射进来了…阴道里面都是你的热精… 智杰: 爽….射在里面的感觉好棒… 我: 先休息一下吧…晚上还很多时间可以做。 智杰: 好..今晚我要干到爽! 似乎是青少年精力太过旺盛,智杰在休息没多久后马上挺着胯下的硬屌跟我要求继续做,第2次的激战在床上就像是发情动物一样的用背后式体位干到智杰内射在我体内为止。 看到智杰在做完2次后精神仍然不错,果然休憩又没多久就又跟我撒娇讨着要继续抽插奋战,随着做爱的次数顺便教导他男女交合干穴的体位。 直到智杰干完我第6次之后渐渐显露疲惫的抱着我喘息,而我也早已被他蹂躏到高潮虚脱的整个人瘫软无力,看着墙上时钟已快凌晨3点。 激烈的性爱游戏持续了将近4个小时,彼此谈笑着竟然沉沦在肉慾里那么长的时间,深情对望后在床上和智杰一阵激吻相拥入眠。 预设的闹钟把我和智杰从美梦里惊醒,突然感觉到有根坚硬的东西抵着我的大腿摩擦,掀开棉被看了一眼果然智杰的小兄弟又已勃起。 我: 真有精神阿! 那么早就跟我打招呼。 智杰: 现在才12点,还有时间就再来一次吧! 我: 不要啦….小穴昨晚被你干了那么多次已经有点红肿了…用嘴好不好? 智杰: 那用你的奶吧! 我想试试乳交! 我: 好~好~ 都依你 我叫智杰躺着先跪在床上先帮他深喉口交,等到整根肉棒全沾上嘴里分泌的大量唾液后我便捧着D奶夹住龟头上下搓挤,柔软乳房包夹着肉棒磨蹭的触感似乎让他相当享受,耳边传来轻微的喘息声使我更是卖力乳交替他服务。 低头吐舌舔着夹在双乳间的龟头,加倍的刺激感让智杰哀叫说自己已经快忍不住,当精液爆射出的霎那间我根本来不及张嘴含住龟头或闪躲,多又黏稠的浓精便直接喷溅在我的脸上。 我: 都不通知一下…真过份… 智杰: 颜射耶! 你脸现在的样子好淫蕩唷! 原本转身想到厕所去洗脸却又被要求要吞精,只好乖乖吸着智杰从我脸上颳下精液的手指,或许是爱上他的关係反倒觉得精液变得美味。 梳洗完身体眼看着时间已经快要1点,穿戴好衣服后急忙的离开智杰家里骑车回家,在红绿灯口突然看见陈叔的车子驶过,心想没被他父母抓姦在床真让我鬆了口气。 独自渡过周末后来到了智杰家里準备进房,怎知突然在客厅被陈叔给拦下说要聊聊,跟着他的脚步来到当初面试时的书房,他一脸严肃的模样使我猜测难道智杰把做爱的事全说了出来。 陈叔: 只有2件事要说 我: 是 陈叔: 第1,小杰下个月就期末考,学年名次有大进步的话我就按进步名次给你额外奖金。 我: 真的? 谢谢 陈叔: 当然如果进步的不明显,那就也不需要你继续教了 我: 不会的,他很聪明 陈叔: 第2,你们发展到在交往了? 我: 没有! 你想太多了 陈叔: 是这样吗? 我: 是! 当然打死也不能说我和智杰已进展到交往关係甚至已经发生肉体关係,不然可除了家教的兼差机会没了还可能被他们告上法院。 陈叔: 你去把书房的门关起来,我给你看样东西。 当我走去把门关上后转身看到陈叔正在开电脑档案,萤幕里出现的影片是画面中智杰牵着我的手进到屋内,而右下角还有时间点的纪录证明是周五晚上陈叔赶去南部以后的事。 我: 那个…我可以解释… 陈叔: 在我走后才进来家里是没什么,但是你在家里待到隔天下午才离开就有点奇怪了,你要坦白还是我晚点再问小杰? 真的是被粗心害死,我完全忘了他们家的大门外有装防盗监视器的事,真的进门和离开的时间将近14小时,并不是烂藉口可以搪塞的了。 我: 我…跟智杰在交往了…. 陈叔: 这不是理由吧! 重点呢? 我: 我…. 陈叔: 整晚那么长的时间,你和小杰应该有上床了吧? 我: 是…对不起…. 陈叔: 他可才17岁,你如果主动诱惑未成年可是犯法的喔! 和智杰在家里发生性爱关係的事曝光使的我百口莫辩只能承认错误,或许离开这里之后就得开始接传单跑法院直到判刑。 我: 你要提告的话……..我愿意认错… 陈叔: 不用这样! 少年人太精力旺盛对性充满好奇我可以理解,你不用担心我会告你。 我: 是…谢谢陈叔…. 听到陈叔讲这样整个乱糟糟的思绪才鬆了一口气,却没想到他突然往前搂抱住我用手抓着乳房揉挤,接下来的口吻立刻让我更加的惊慌。 陈叔: 是用这团淫蕩的奶诱惑小杰的吧? 大又软的触感可真不错! 我: 陈叔不要… 陈叔: 来当家教不就是想兼差多赚点收入,我就帮你调薪吧! 我: 不要这样… 衬衫的钮扣在陈叔大力拉扯下全部爆开,深紫色的内衣和乳沟立刻显露在他的眼前,原本正直样貌的他突然变得如饿狼一般,在抵抗不了男人力气的情况下,身上的衬衫连裙子也已被强制扯下只剩穿着内衣裤。 身体被强行压在书桌上无法动弹,只能无奈的感觉到胸罩釦被他用手从背后解开,胸前的双乳在失去胸罩支撑后裸露的悬空晃动,当陈叔的手掌直接握着乳房揉搓时我知道待会面临的将是强暴。 我: 不要! 不要阿! 陈叔我错了! 放过我吧…. 内裤被撕破的声音传入我耳里,带着体温的龟头正摩擦我的臀部渐渐往肉穴口滑动,突然奶头被陈叔用力捏着拉扯的刺激让我身体猛力一震,原本就是性感带的乳房在这样的强烈刺激下使阴道产生了反应。 陈叔: 哦! 原来这样玩你会想要,小穴已经湿了是在等我插入啰? 我: 不是! 不要..哦….. 猛力突入阴道的肉棒瞬间撑开了肉壁,饱涨的感觉使我噤不住口的发出呻吟,随着肉棒快速的插着阴道猛撞,摩擦的愉悦感使得原本哭求的声音渐渐变成呻吟。 趴在桌上从背后被猛力的干了几10下,滚烫精液在陈叔喘叹的同时已喷注在阴道之中,当他放开压制着我身体的力量,因为双脚颤抖使我瘫软的跌坐在地上。 陈叔: 相信你被我干过的事也不想给小杰知道吧,不如我就把家教的薪水再多加点当给你的生活费,只不过你的身体偶尔要让我用用。 我: 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 陈叔: 乖! 眼泪擦一擦去帮小杰上课吧,这是你这个月的”薪水”。 沉默的撑起无力的身体扶着墙壁走出书房,看着时间仅剩不多智杰就要下课到家,进他房里后赶紧进浴室梳洗改穿上放在衣橱里的那件毛衣。 随着等待智杰回来的时间一秒一秒过去,手里紧握着包含被陈叔干完后给的薪水和包养费,我已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心情来面对智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计划生育的口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