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只认识自己的名字,却把产品卖到全世界(1)

时间:2017-02-16

你每眨一下眼,寰球就有23瓶“老干妈”被卖出。

依据公然数据,均匀8元一瓶的“老干妈”麻辣酱,天天卖出200万瓶,一年用4.5万吨辣椒,菜油10多万吨;近3年来年缴税20.62亿元,20年来征税额增长了150倍……

“老干妈”不光在中国众所周知知,更是被外国吃货描写为“在遥远而神秘的东方,一个让你血脉贲张、全身发热、欲罢不能的‘女人’”。

获得如斯成绩的老干妈却非常低调,其官网上公司简介一栏,对业绩造诣并无太多描述,仅介绍“老干妈”是公司开创人陶华碧女士白手起家创造的品牌,通过近20年的发展,已经成为海内外华人中脍炙人口的辣椒调味品品牌。

不过,根据公司秘闻近日消息,一向低调的陶华碧已在2014年悄然退出了对公司的持股,不再持有南明老干妈任何股份。同时,她的小儿子李辉在股东名单中也不再涌现。现在,南明老干妈的股权,被陶华碧的大儿子李贵山和一名叫李妙行的天然人所掌控。

这样说来,低调的老太太陶华碧悄悄退出“老干妈”已有两年多。

对此,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的记者致电老干妈希望懂得详情,不外对方直言,“这个事件我们不会发表任何意见,我们也没有接收采访的义务”,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只管有网友高呼“没有陶华碧的老干妈是不完整的”,但她现在已过古稀之年,也到了安享晚年的年纪了。吃货最担忧的是,老干妈“不圈钱、不上市”的许诺还在吗?老干妈的味道会变吗?

「公路就是渠道,全国各地老司机为老干妈“引路” 」

陶华碧1947年诞生于贵州遵义一个偏远山村,就像那个时代很多家里贫困的乡村女孩一样,她没有读过一天书,只认得“陶华碧”这三个字。

20岁那年,她遇见206地质队的一位会计,两人相恋结婚。跟丈夫结婚后,陶华碧走出山村,先后来到崇江、贵阳。但是,丈夫多病,没过几年就病逝了,扔下了她和两个儿子。

丈夫去世后,没有收入的陶华碧为了维持生计,开端晚上做米豆腐,这是一种贵阳最常见的一种便宜凉粉。

做米豆腐的原料需要到5公里以外的油榨街才干买到,陶华碧背的背篼很大,时常被驾驶员赶下车。当时的车票1毛5分一张,陶华碧提出给3毛,售票员仍是不让她坐。

大多数时候,她只好从龙洞堡步行到油榨街,买好资料好,再背着七八十斤的东西步行回家里。

只有90多斤重的陶华碧,在那个时候落下了肩周炎、关节炎和颈椎病,至今仍膏药不断。

1989年,陶华碧离别流动摊贩,成了一名店主。这时候的陶华碧已经42岁了,她用捡来的砖头和石棉瓦,在龙洞堡路边搭建了一家简陋无比的“餐厅”,取名实惠饭店,专卖凉粉和冷面。

那时候,邻近几所中专学校的学生常常光顾。时间久了,许多学生和陶华碧逐渐熟悉,陶华碧拐弯抹脚地了解哪些学生的家里有艰苦,给他们加量或者索性不收钱。其中一位穷困生对陶华碧很感谢,亲切地叫她干妈。久而久之,四周的学生们和店主也都称谓陶华碧为“老干妈”。这么一叫,就给这个日后享誉全国的辣酱品牌定了名。

1994年,贵阳修建环城公路,昔日偏僻的龙洞堡成为贵阳南环线的主干道,路过此处的货车司机日渐增,他们成为实惠饭店的主要客源。

  • 上一篇:预告 - 第四期安全知识竞赛又要来咯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