羡慕 - 化学大佬们的爱情故事,撒一波狗粮

时间:2017-04-19

  1

  徐光宪&高小霞

  1927年,8名女生进入交通大学就读,首开交大男女生同校之先河,此事在当时惊动一时。老校长黎照寰曾滑稽地说道,交大Girl必嫁交大Boy,利权不得外溢。

  徐光宪和高小霞的联合正应了黎校长的这句话。由于两人有着太多的相同阅历,被誉为“十同夫妻”。而共同的志趣与追求,更让他们有着一致的人生选择:1947年,夫妇俩都通过了赴美留学考试,然而经济拮据的他们无法承当两人的学费。

  于是,高小霞默默放弃了此次机会,全力资助丈夫读书。直到两年后,在亲友的赞助下,她才得以来到纽约持续学业。而当新中国成立的喜讯传来,高小霞又毅然放弃行将获得的博士学位,与徐光宪一起冲破美国当局重重阻拦,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开始了艰苦却布满华彩的科学摸索之路。

  1994年,他们作为“蓝宝石婚佳侣”,在中央电视台《综艺大观》节目现场度过了本人的蓝宝石婚。采访中,徐光宪说:“我想我们现在还希望过一个金刚石婚。”

  遗憾的是,这个愿望却终极没能实现:1998年,高小霞可怜病逝。在她病情加重的日子里,徐光宪衣不解带地守在病榻前,任谁“换班”都不肯分开。追悼会上,徐老最后一次深情拥住妻子,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在回想自己的人生过程时,徐光宪这样总结:“我一生中,最满足的,是和高小霞相濡以沫度过的52年;最遗憾的,是没有照顾好她,使她先我而去。”

  2

  傅鹰&张锦

  傅鹰(1902-1979)物理化学家、教育家,中科院院士中国胶体科学的主要奠基者,中国色谱研究的先驱者之一。

  张锦(1910-1965)有机化学家、教导家,中国有机化学领域较早的女博士,教学。

  在一般人眼里,傅鹰与张锦的爱情故事好像一点也不浪漫??他俩在美国密歇根大学留学时在统一个实验室工作。傅鹰生性腼腆,张锦有点自持,两人每天见面,点个头,笑一下,却在半年里不曾交谈过。

  有一次,两人又共处一室,各做各的试验。张锦在操作中不小心碰翻了一瓶水银,地上顿时充满了水银珠。傅鹰匆忙上前帮忙:用滤纸做的“小勺子”将到处乱滚的水银珠一粒粒舀进瓶中。

  他只是埋头干活,一声不吭。张锦看到他满头是汗,也只是低声说了句“谢谢”。但这个意外的小小事故,却开启了他们的恋情的闸门,从此,两颗酷爱科学的心走到了一起。

  1935年,学成归国不久的张锦与傅鹰结为连理,只管两人都出身名门(傅鹰父亲是清末外交官傅仰贤,张锦是两广总督张鸣岐次女),但他们却相濡以沫,过着简朴的生活。

  当时,两人每月薪水有760大洋,但张锦只买了一匹黑布和一匹蓝布裁制成衣,冬季二人总着长袖黑布长衫,夏季只着短袖蓝布长衫,一年到头如斯。“一对平民教授”被学术界传为美谈。

  3

  何炳林&陈茹玉

  何炳林(1918-2007)高分子化学家、中科院院士,中国离子交流树脂工业首创者,被誉为“离子交换树脂之父”。

  陈茹玉(1919-2012)有机化学家、中科院院士,为中国的农药事业及有机化学尤其是有机磷化学范畴做出了卓越奉献。

  1938年,何炳林、陈茹玉分离从广东和天津考入西南联大化学系,由此拉开了他们一生比翼齐飞的序幕。

  一入学,美丽的陈茹玉就吸引了不少男生的眼光。但专心读书的她,对这些倾慕素来都熟视无睹,直到有一次,何炳林和陈茹玉一起“做标题”时,另一位“爱慕者”出于嫉妒,踩了何炳林一脚,但厚道的何炳林却并未活力。

  陈茹玉因此对这位“诚实人”另眼相看。于是,二人“做题目”的机遇更多了,在互帮互学的气氛中开始了他们的爱情。

  尔后,读书、毕业、结婚、任教、出国、回国,两人始终坚持步调一致,风雨同舟、未曾分别。何炳林曾说,他们的缘分是“上帝帮忙”。

  遗憾的是,上帝却将他提前带离了妻子身边。2007年,何炳林因病辞世。此后的日子,陈茹玉都是断断续续在医院度过的,严重的疾病困扰着她,使她损失了近期记忆,却时常问起已经去世的丈夫:

  “何先生去哪里了?”

  “您又忘了,何先生已经走了。”

  “走了?什么时候走的?”

  “已经走了五年了。”

  “哦。”

  ??这是陈茹玉生前最后一次问起丈夫,之后,她便陷入了久久的寻思。当晚,陈茹玉阖然长逝,去找她的“何先生”了。这对告别五载的伉俪院士终于又在天堂团圆。

  4

  闵恩泽&陆婉珍

  闵恩泽(1924-)石油化工催化剂专家,中科院院士,2007国家最高科技奖得主,同年获“激动中国人物”。中国炼油催化应用科学的奠基人,被誉为“中国催化剂之父”。

  陆婉珍(1924-)剖析化学家,石油化学家,中科院院士,色谱法开创人之一。

  1942年,年方18岁的闵恩泽和陆婉珍怀着科学救国的理想,从不同的地方来到中央大学求学。两人是同一个专业又在同一个班级。

  也许是一见钟情,陆婉珍第一眼看到闵恩泽便怦然心动。她常以对比笔记为借口与闵恩泽接触。天长日久,闵恩泽也喜欢上这个上海姑娘。

  毕业时,两人相约一块去上海找工作。但闵恩泽的父亲要求他回乡支撑门户,父命难违,一对刚刚开端来往的男女青年只好各奔前途。

  陆婉珍在上海一家印染厂当上了技术员。

  而闵恩泽回到故乡即将,据说某公司要招收一批技巧职员培训出国,他很想到外面的世界去闯一闯。于是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到上海这家公司担负印染车间工程师。而这里正是陆婉珍工作的处所。两人在上海萍水相逢、旧情复炽。

  不外,爱情的缠绵并未牵绊住两人求知的脚步。1947年初,陆婉珍只身一人带着外婆给她的一枚金戒指作为盘缠赴美求学。一年后,闵恩泽循着陆婉珍的脚印,也赴美留学。两人第三次相聚,再度成为同学。

  1950年,两人双双取得博士学位。在阅历了一次次聚散分离之后,这对有情人终于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半个多世纪的岁月流转,闵恩泽、陆婉珍夫妇走过了银婚,又走过了金婚,现在已是耄耋之年,满头银发见证了两位白叟的沧桑人生,也昭示着他们的恩爱婚姻。

  起源:网络

  • 上一篇:美国“翻转”课堂:因科技而塑造的教育新模式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