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应是教育+互联网的产物 颠覆荒谬

时间:2017-02-18

  文/翟良

  近日,笔者给芥末堆投了篇关于在线教育的剖析文章,芥末堆内容主编很快反馈:这种探讨太泛了,并无新意。虽被谢绝,但感到被决绝的有道理,的确有关在线教育的讨论延绵的太长太厚了。迄今为止,还有机构宣称在线教育一定是未来的教育,在他们的构想中,就像支付宝将垄断金融行业代替银行那样,在线教育也必定颠覆传统教育并成为中国教育的霸主。这让我忽然想起2014年铺天盖地的在线教育“颠覆论”:传统教育早晚要被在线教育颠覆,甚至传统的学校将会消失,老师和校长也会失业……

  喊了三年仍“余音绕梁”,这是胸有成足,仍是垂死挣扎?

  文新学堂开创人、i文新在线研究院院长叶德文以为,“在线教育”沿承了开放教育资源的开放共享知识理念,互联网的衔接、移动装备的整合,使学习打破时空限制,使个性而灵巧的按需学习成为可能,但不管“在线教育”技巧如何先进,都不能疏忽了“在线教育”首先是教育的条件,“在线教育平台”是一种很好的教育工具,i文新在线是文新学堂线下教育的帮助,非在线教育。而中国社会科学院博士王宗琦表现,这两年在线教育只管杀声连天,但市场份额只占到1%,从喊声震天到趋于沉着,正解释“颠覆论”正处于尴尬中。“互联网可以影响教育,大谈颠覆,只是一厢宁愿,我们谁也没有看到传统教育的惊惶,甚至为此颠沛流离。”

  有资深人士称,在中国,“在线教育”这个概念实际是个从美国来的舶来品,但是中国所说的“教育”和美国所说的“教育”的概念完全不是一回事。美国的孩子,小学毕业前就能在图书馆和互联网上做大批的资料查阅和研究,并能引用了十几篇的威望资料写一篇非常有主见的论文。美国的教育体系强调的是知识和技巧教育,从小就造就学习的主观能动性。老师教你学习的办法,给你指明研究的方向,剩下的你自已去学习和研究。

  在这种背景下,不难想象美国的“在线教育”有着根深叶茂的环境和前提。而国内的教育以“应试教育”为导向,不论如何改革,“一考定终身”的运气仍难以救赎。那么多拿到资本的“在线教育平台”,正迎合了用户的需求,下工夫炒作“休会和效果”的概念,扎扎实实地通过平台承当起灌注知识和培训应试技能的功能,而这样的平台的内容绝大多数缺乏启示性、丰盛性和体验性。“在线教育平台”所谓的“体验”实在还停留在技术的体验上,而传统课堂上的“体验”更多的带有协调的人际互动色彩。我的业师、人教社教育专家李静纯先生曾说,人的社会天性决议人需要与本人的搭档树立起生活中的关系,人的成长(包含学业)存在于真实的情境中,也存在于生活的体验和感想中。

  今天的“在线教育平台”,假如单纯利用互联网思维把许多面对面、口口相传的固定下来的课程放到互联网上供学生学习选择,这种思维不仅简略、毛糙,更重要的是这是急功近利的贸易思维,离教育很远。北京市东城区教委原督导室主任、北京市督学薛家树告知笔者:“做在线教育,首先要弄清晰互联网与传统教育之间的关联,违背教育规律和教育过程的在线教育都会将教育引出正规,会在这条河里越陷越深,越漂越远。”

  精诚教育集团董事长王国欣认为,“在线教育”要挑衅标准化的教学规矩,甚至要攻破传统的教学构造是一种超前意识和勇气,但很多在线教育的创始人并不知道,应试教育下的课堂依然是一种被认可的生活方式,环境对学生的心坎感触以及未来的成长有非常重要的影响。“另外,传统的课堂并非‘在线教育’懂得的‘单边’传输与接收,今天的课堂的‘开放’水平已经超越了互联网思维的想象。”

  众所周知,“教导”一个是教,一个是育。在线教育能够隔着屏幕去“教”,但是“育”需要温度,需要剧场效应,需要真实的社会互动。人的成长过程是一个极其复杂的过程,显然“育”也是一种非量化的复杂的过程,传统教育中的“档案袋记载”、“课堂视察”、“学生访谈”都是“育”的过程,这些并非“在线教育平台”所能克服和解决的。所以,“在线教育”称之为“教育”有些勉强,而宣传彻底“颠覆”传统教育更是无稽之谈。

  有文章称,在中国发展像美国那样所谓的“在线教育”,实际上是一些互联网人士照葫芦画瓢的投契行为,以为美国有了,中国复制一个就发了。然而却遭遇了所谓的“水土不服”和“空山不见人”。就像当初山寨美国SNS的Facebook,结果发现中国更本就没有“社交”这个概念,中国人连做电梯都不会打招呼,更不要说去网上“社交”。其山寨的必定成果是:所有模拟Facebook和LinkedIn的互联网产品都死的很惨。相同的情形,所有山寨美国“在线教育”的产品,也会死得很惨。

  作者2017年2月17日于北京

  翟良,作家,诗人,K12教育察看员,著有诗文集三本,教育集一本,教育产业集一本,央视、东方卫视播出过其成长故事,现工作于北京。

  • 上一篇:湖南2020年力争3所大学进入“世界一流”
  • 下一篇:没有了